1. 网站首页
  2. 外汇资讯
  3. 文章正文

50人众筹开火锅店,一年人均亏7000元

日期:2018/10/10 20:55:40 人气:1  作者:外汇资讯  来源:3g彩票网

原标题:50人众筹开火锅店,一年人均亏7000元

上游新闻·重庆商报见习记者 王锴

近年来,随着大众餐饮的迅猛发展以及众筹概念的兴起,给手中有些闲钱的中小投资者提供了新的投资渠道。据记者采访了解,近几年重庆的咖啡馆、面馆、火锅店等众筹项目不断涌现,有越做越好的佼佼者,也有不到一年就倒闭的失败者。可见,餐饮行业是一个高风险行业,随着持续经营,就会有各种问题接踵而来,那么理论上“人人都是老板”的众筹模式,在重庆餐饮业又是怎么样体现的呢?

案例一:200名校友众筹的咖啡馆

两江新区海王星大学客文创咖啡馆,占地近2000平米,是由清华大学、北京大学、人民大学等19所知名高校的200名校友参与众筹的文创空间以及40多所高校校友联合发起的公益平台,在2000平米的大学客咖啡馆还有图书馆、报告演艺厅,可以做更多的事,而不仅是喝咖啡。

“我们北京大学重庆校友会的校友们常聚会,但大家聚在一起总没有固定的地点,于是,就谋划着找这么个地方,我们可以聚会,可以谈理想,也可以为更多的高校校友们去搭建一个平台。”咖啡馆执行董事、北京大学校友刘兆忠说,北大金融数学系97级本科校友杨勇的一八九八咖啡馆,是全国众筹领域的一次成功实践,受此启发,大家觉得在重庆采取众筹模式,开一间特别的咖啡馆非常可行。

有了想法,北大重庆校友们就开始筹办,并得到众多知名高校校友会的响应。2015年底,大伙开了第一次预备会,2016年春节第二次开会时,确定众筹。3月底,600万资金全部到账,由北京大学、清华大学、浙江大学、中国人民大学等19所高校的200名校友各自出资2万元参与众筹,作为执行董事的刘兆忠则出资100多万元成为实际管理者。

在刘兆忠和校友们看来,这间文创咖啡馆作为一个公益平台,将不仅为各大高校校友们提供一个学习交流平台,还可成为校友们事业的助推平台。同时,聚集高校资源,架起校友桥梁,提供一个互通的平台。

据大学客咖啡店经理小白介绍,咖啡店已经运营了1年多,由于校友平台带来的资源。整体盈利状况良好,股东也无人退出这个项目。

“咖啡馆不但是广大校友线下聚会的载体,还是校友间交流互动的资源共享平台。”刘兆忠介绍,去年8月,浙江大学法国校友会的一位校友到重庆投资,在大学客咖啡馆社群平台上,顺利通过校友们的帮助,成功投资。

“大学毕业,结婚、生子,有了各自生活与事业的我们,真需要这么一个后大学时代的纯净精神家园、一个淳朴的地方。”大学客咖啡馆股东之一、北大校友朱章强觉得,文创咖啡馆的意义,还在于为高校校友会之间搭建的平台效应,“过去,同一高校的校友们常有联系,但各高校校友会之间的互动比较少,今后这里会是一个集合地。”

而不同领域、专业的高校校友群体聚在一起,可以碰撞出的火花效应,也是大家所期待的。以北大、清华等高校的校友会为例,过去,大家在不同社群线上交流,今后,以大学客为公益平台,彼此间的交流可回归线下。

案例二:51名邻居众筹的面馆

渝中区白象街的东来面仓,是这条商业街门面中第一家开始营业的面馆。记者采访了面馆的老板之一的李俊熹。“这个面馆有51个老板,我算是大股东之一,主要负责店里的管理工作。”李俊熹说,面馆的筹备开始还要从业主群里说起。

2016年上半年,李俊熹在白象街买了房,小区总共三栋楼,一栋还在装修,其他两栋还未交房。为了方便交流,业主之间建起了已有400人的业主群,举办过一次邻居活动,邻居之间部分算是打了个照面,有一定认识。

2017年八月,业主群里的话题扯到家门口商业门面的利用上。在业主群你一句我一句的热烈讨论中,面馆有了雏形,面馆以众筹模式成立,股东必须是本小区业主,分工为李俊熹从事面馆行业多年,愿意出资源,负责面馆管理;业主嘎子哥是金融一把好手,管账绝对放心;业主段先生心够细,后勤沟通全靠他;业主Raymond wang以自己白象街门面的方式入股。

说干就干,一个公共账户成立后,李俊熙把小面馆分为60股,每认购一股3千元,51个邻居很快认购。资金到位后,李俊熹选择好了门面,股东们利用各自的渠道,为面馆装修从设计、建材、软装都出谋划策,将开支降到了最低。

股东为什么一定要是同一个小区业主,隔壁小区或朋友呢?

“凝聚力!”李俊熹说,通俗点说,远亲不如近邻,能抱团在家门口做事挺好。

“51个老板,除了大部分是重庆人,还有来自上海、北京、成都、台湾等地的业主,有做各种生意的,也有医生、警察、金融各行各业的,股东之间大多没有见过面,但彼此有种先入为主信任感。”李俊熹说,在白象街能开这样一家面馆,真的算是天时地利,最重要是人和。

“这种信任感是如何建立的?万一面馆处于亏本状态,股东意见分歧大,一言不合翻脸了呢,邻里关系反因抬头不见低头见尴尬呢?”记者问道。

多个股东给出了不同却又相似的回答:

“最开始的时候试营业期间,面馆就处于亏本状态。"丑话"说在前面,做生意有赚也有赔,事先做好风险预估。”李俊熹坦然说。

“3千元并不算多,这就像一个大家重在参与的游戏,邻居一起做一件事情,本身就很有意义。赚钱更好,不赚钱也没关系。况且,因一起做面馆,邻居虽然还没有住进小区,就感觉很熟悉了,谁生活中有点事情解决不了的,在群里知会一声,绝对有人帮忙。”股东刚子哥说。

“我是从事服装租赁的,认购了一股。目前,附近商业街才起步,亏一点正常,从长远看,面馆位置当道,是住宅区也是旅游景区。”股东段庆旅说。

东来面仓已经经营了1年多,据李俊熹介绍面馆从最开始每个月上千的亏损到现在每个月能盈利上千,面馆在管理上运用了互联网方式,一个app将面店的全部工作细节打点得很清楚,全程透明。一碗面的卖出,都有精确到时间点的详细信息。最后按照盈利多少,按照比例分红即可。

案例三:50人众筹的火锅店

火锅店发起人李睿的玩法是,火锅店投资50万元,每人1万元加入,在开业之初,火锅店就设计有50位股东,分享利润的同时,共同承担亏损。

2016年4月,李睿在微信朋友圈发出邀约。朋友圈发出不久,就有100多人想做他的“小伙伴”。最终他确定了50个老板。6月8日,位于金科十年城的火锅店正式开张,取名“众心”。  

按照事先约定,每人出一万块,由李睿一个人来经营管理,其余的49个老板没有经营管理权。不过在运行过程中,有不少股东想要参与经营,“提的意见我没采纳,那完了,意见来了;有的股东觉得都是出资1万,凭啥子我说了算。”李睿说,这样做的后果是,连火锅店服务员都不知道该听谁的。  

在正式营业前,股东们选举了9名代表成立监事会,餐馆的经营情况,李睿每个月向监事会汇报一次,接受质疑、监督。但事实是,他的汇报常受到质疑,比如菜买贵了,服务员工资给得太高等,这种不被信任的感觉,令他很沮丧。

去年12月,火锅店需要缴纳新一期租金,需继续众筹资金,此时,各种不满情绪开始爆发,股东们不再相互信任,不愉快的情绪快速蔓延,在一些股东的质疑声中,李睿交出账薄,50个股东推选出“清算小组”,众人分钱散伙,平均每人亏损了7000块。

发起人李睿总结:股东之间的猜疑令合作产生不愉快;火锅店选址也有一定问题。‘众筹’要成功,必须要‘团结’,另外火锅店的运营管理、规章制度都必须明确。

专家观点:核心基础是盈利能力与管理能力

众筹虽然能够在一定程度上解决餐饮企业融资难的问题,但并不能从根本上扭转一个餐厅的业绩。团队的经营管理能力才是决定餐厅业绩的关键。

中国食品产业评论员朱丹蓬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由于众筹涉及到的股东人数较多,也就造成了众筹项目在管理过程中的诸多困难。餐饮行业看似好入门,但实际运行起来的难度非常大,获得收益的周期也比较长,如果不能很好地管理,失败的几率就会很高。“众心”火锅店就是由于涉及股东人数较多,在运营管理中出现了严重的问题,导致了最后的失败。

泰山管理学院院长马方认为,众筹的主要目的不是筹钱,更多的是筹人、筹智、筹资源。马方表示,目前不少众筹是面向陌生人的,这种众筹只能筹到一些资金,却无法起到筹集到资源和才智的目的,投资人把钱交上就等着分红,管理都交给发起人或者管理者,并没有很好地调动各方的资源。大学客咖啡馆和东来面仓都是通过众筹获得了更好的资源和才智,也充分发挥调动了这些资源与才智,使得自身得到进一步发展,成为行业间的佼佼者;“众心”火锅店所有股东让李睿一个人来管理这也是其失败的重要原因之一。

北大纵横连锁经营研究院院长史俊表示,众筹作为一种创新的融资模式,还有诸多不完善的地方,餐饮作为一个具备永续发展动力的行业,需要在这种模式上尝试和自我完善。但根本而言,自身的盈利能力和管理控制能力的建设,是餐饮发展的核心基础,没有实际的操作,没有市场的检验,完全依赖逻辑和故事来吸引众筹的项目,势必会带来市场的混乱和无序,让一大批能够通过众筹成长起来的品牌丧失了发展的机会。餐饮人必须保持新鲜活力的创业状态,避免惯性思维和守成不变的习惯,牢牢抓住商业模式的创新机会,让自身的品牌借助市场和消费者的力量,走的更踏实、更持久!

你觉得这篇文章怎么样?

0
0

标签:深度合作

热门排行